【楼诚】明家日常·儿童节

 @三寒  看到姑娘说想看楼诚六一节的脑洞,忍不住写了一个,文笔艰涩虽然可能写不出姑娘心目中的他俩过六一的模样,仍旧希望能让姑娘喜欢哦~

 @昵称是个什么鬼   @双飞彩翼   @小玉糖霜    儿童节快乐

合集地址:http://fuchuan76.lofter.com/post/1dc64b4d_d0fd172

——————————————————————正文—————————

‘明楼,六一时候你跟阿诚陪着我们一块带俩小家伙过节去。’

一身风尘仆仆的明大少爷才踏进家门便被自家姐姐喊住,只能停下回书房的脚步。

‘有您跟曼丽还怕管不住两个小家伙呀?’

‘诶?哪有你这样做伯伯的呀?’

‘我在俩孩子一定会不自在,就不去了吧。’

明镜狐疑的盯着自家大弟弟来回打量,早就不在政府做事的人能有什么事忙成这样。

‘明楼,你不会又瞒着我做了什么不该做的事儿吧?’

‘不敢’

‘你要不想去也行,但你得把你的阿诚借给我。’

姐弟俩大眼瞪小眼看了彼此一会,便听到有人开门的声音,明楼猜许是明诚他们回来了一手挽起明镜就往厨房走。

‘大姐,上回您在电话里教我做的那个甜汤阿诚说还差一个味儿,我试了好多回都不如您做的好,要不您再教教我?’

‘明楼,你是不是真的有什么事儿瞒着我?’

‘哪能啊,您现在带着俩小家伙平日也不见得就能腾出时间来,择日不如撞日。’

等大伙儿进了屋俩人的身影早已消失在厨房口,只能勉强听到明镜、明楼姐弟俩悉悉索索的声儿。

明楼跟着明镜学的十分认真,但也不知是怎么回事,不是火候不够提不出味儿,就是在下料时老出岔子,惹得明镜嫌弃不已。

好容易等到明楼学成屋外天色已是黑压压的一片,用过晚餐明镜便拉着一大一小俩家伙去洗漱,明楼趁着这会儿功夫赶忙拉着明诚出门。

‘大哥,我怎么觉得你在躲大姐。’

‘大姐说让咱们俩带明台家那俩小的过节去。’

‘那就去呗,反正也没事。’

明楼抬手推了推眼镜,盯着明诚看了好半天,明诚被他看的有些发毛,心想难不成自己忘了什么重要的日子?

‘那不成,我也要过节。’

明楼话音才落明诚不由咋舌,还真是越活越回去了,再过两年都能过重阳节的人了这会却闹着要过儿童节。

‘那咱们现在这是?’

‘过六一去’

还真要过……

直到明楼丢了一套睡衣在明诚手中时,他才缓过神来打量这布置像极了上海明家的地方,可不就是苏州老家的别院。

‘那大姐那怎么办?’

‘先休息,剩下的事儿等回去再说。’

明诚觉得明楼这些年越发的像他刚刚来到明家的时候,从前需要自己事无巨细的打理着一切的明长官,不知何时渐渐的有变回了初时待他百般仔细的兄长,虽不知自家大哥葫芦里卖的什么药,明诚还是乖乖照着明楼说的去做。

等一觉醒来天已是大亮,明诚揉了揉有些迷茫的双眼扭过头去才发现明楼早已不在身旁,床头柜上却多出了一个小木匣,明诚打开来里边放着的是他来到明家收到的第一份儿童节礼物,盒顶沾着一张字卡。

[阿诚已经醒来了吗?如果醒了,该起床吃早餐了。]

明诚嘴里虽嫌弃明楼幼稚,可高高挂在脸上的笑容早已将人出卖的一干二净。

一番洗漱过后明诚依旧没有看到明楼,索性照着他的指示来到了餐厅,一碗盛满五颜六色丸子的甜汤,开始明诚以为只是一碗普通的甜汤圆,等咬一口丸子才发现那丸子嫩的像豆腐一般入口即化,还带着淡淡花果的香味。

吃完早餐的人毫不意外的在碗底见到明楼留下的字条。

[早起读本书,是个好习惯,阿诚要保持这个习惯。]

果不其然,书桌上一本小册正静悄悄的躺在那儿,明诚走过去发现巴掌大的书像极了他收到的第一本连环画,透过薄薄的画册明诚仿佛能看到正在认真书画的明楼,不知不觉将画册翻完映入眼帘仍是熟悉的字体。

[我家小阿诚,转眼都这么长大了。]

明明昨晚还睡在身边的人,明诚这一刻忽然十分想立刻就能见到他,匆匆跑回客厅想看看茶几上有没有那个人留下的字句,可就是怎么也找不着,最后只好起身像门口走去。

几乎是开门的一瞬明诚就瞧见挂在门锁上的卡片的字迹

[我在这里等你]

贺卡般大小的纸片上将沿途的标志活灵活现,按照明楼描绘的路线,明诚在每一个转折的路口都能看到不同颜色的氢气球上绑着的卡片,以及绳尾系着的七色糖果。

乳白色气球下挂着的卡片上,画着小小的孩童穿手中握着一支天蓝的风车笑的十分开心,是明诚第一次露出开心笑容的模样。

淡蓝色的气球下是明诚头一回跟哥哥姐姐撒娇的模样,鹅黄色的气球下是明诚第一次进学堂的模样。

墨绿色、淡紫色、橘红色……每一颗气球都是他和大哥的回忆,有些他自己都不记得的回忆,明明是十分熟悉的小道明诚却走了许久许久。

院子里不知何时多了一把秋千,明诚向前凑去,熟悉的字迹清晰的出现在眼前。

[把眼闭上,在这等我。]

怀中是沿途摘下的卡片,抱着它们坐上了秋千,听话的闭上眼,寂静的四周明楼逐渐靠近的脚步声越发明显,耳旁传来的声音让他不禁觉得眼眶有些湿热。

‘我会把错过的你的每一个儿童节都补上’

明楼的手中捧着的锦盒中藏着一叠色彩斑斓的画纸,七岁的明诚、十二岁的明诚、十五岁的明诚……还有连明楼都没有见过的,还是小小孩童时候的明诚。

‘明楼’

‘嗯?’

‘把手伸出来’

‘嗯?’

明楼望着手中的几枚糖果有些疑惑

‘一颗糖一个愿望,儿童节的愿望。’

明楼含笑凑近眼前的明诚,低低的嗓音犹如呢喃一般。

‘可我的愿望都已经实现了,怎么办?’

‘那就欠着’

‘那可能会欠很久很久,可能是下辈子,也可能是下下辈子。’

‘多久都没关系。’

‘说话算话?’

‘说话算话。’

明诚话音未落就被圈进一个熟悉的怀抱之中

‘我的阿诚,儿童节快乐。’

评论 ( 12 )
热度 ( 135 )

© 浮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