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赵AU—ooc预警】 说散就散8—9

ooc预警ooc预警!重要的话说三次,背景架空架空!

(嗨呀~大家三周年快乐)

8.0以为会等到晴天却下了一场雨

转眼赵启平入职已经半个月有余凌远仍旧没有提起让他搬进员工宿舍的事,家里打来的电话仿佛被隔断了信号屏蔽在凌远身体之外,又是一个周末赵启平懒洋洋的赖在床上把自己用被子包成了一个球正准备继续回个笼和周公再续前缘,人才倒下就被凌远三下五除二从被窝里刨了出来,一脸困懵了的小家伙依依不舍的粘在床上像在编麻花一般扭来扭去。

“困~”

“懒虫,太阳都要晒屁股了,快起来早餐该凉了。”

被人连抱带拖弄离床铺的赵启平不甘心的瞅了眼床头柜上的时钟,明明才八点而已!

“今天可是周末!不带这样压榨员工的,实习生是不加班的!不加班的!”

为了表示自己的不满赵启平愤愤的连说了两次不加班,凌远伸手摸了摸赵启平还一头杂草丛生的脑瓜顺了顺毛,眸中的满是宠溺的笑意都要溢出眼眶。

“你不是说想去游乐园,难得我今天不用去院里,你要继续补觉那咱就不去了。”

听到游乐园三个字赵启平彻底清醒了,那天夜里凌远到家时已经极晚几乎进屋倒头就睡,他以为凌远根本没听到自己说的话。

“不睡了不睡了!”

说完立刻一蹦三跳的跑去洗漱,好似怕自家师哥反悔一般连早餐都不上正经吃上几口,匆匆将包子塞进嘴里抓起牛奶就往门外跑,跟在身后的凌远既担心赵启平跑得太快被还叼在嘴里来不及咽下的食物呛着,又害怕不听话的小家伙不注意台阶给绊着,最后只能无奈的一路快步跟在身后。

原以为赵启平会喜欢的应该都是比较刺激的极限运动,为此凌远还特地给自己做了好久的心理建设,没想到一整天下来最刺激的也只是摩天轮而已。

和凌远肩并肩走在游乐园往来不息的人群之中赵启平挂在脸上的笑容有些让人看不懂。

“师哥,如果我们走散了你会不会来找我?”

凌远忽然楞在了一旁,而赵启平仿佛根本没有想要等他的答案一般自问自答。

“一定会的”

穿梭在人群之中的两人停在旋转木马的入口处赵启平反倒不要凌远陪了,只是叫他抱着玩偶站在外边等自己,跟随者音乐一圈又一圈旋转的马匹像在进行一场永不停歇的追逐,每转完一圈赵启平就能在约好的地点瞧见自己的心上人,无论兜上多少个圈总会看到在场外等候的人。

进游乐园的时还只是清晨等离开时日光已悄然接近黄昏,从旋转木马下来后就默不作声在行走的青年忽然转过头望着被自己装在心上身边的人,忽然松开了一直拉着凌远臂膀的手,一片清澈的眼中平静的一丝丝都没有被挂在脸庞的笑意感染到。

“万一师哥和我走散了一时又不知道要到哪里去找我,就站在原地等我就好哪儿都不要去。可要是发现我不见了师哥也没有来找我更没有在原地等着我,时间长了可能就再也找不到了。”

赵启平明明还是玩乐时的那张喜笑颜开的表情,像孩子气的没头没脑的一句话却让凌远又一次楞在了原地,他分明感受到了赵启平的意有所指不由自主的僵住了手脚。

在分配到骨科新一批的实习生中主任最喜欢赵启平,人生的机灵还肯吃苦指导大家为病人正骨时候赵启平总是做的最好病人们倒也就不那么介意是实习医生为自己诊治了,自从赵启平被分配到骨科诊室里的小护士们每天的心情都变好了,不止长得赏心悦目逗小姐姐们开心也很有一套。

这天赵启平在经过更衣室的走道时无意听见凌远的名字便忍不住停下脚步凑了上去,只是越听脸上越差几乎难看终于忍不住转向安全通道方向走去,等他跑到院长办公室门外听见里边传来的陌生的女声以及凌远没有否认大家的调侃,透过百叶窗的缝隙依稀还能见到凌远被人亲昵的挽住手肘,一路奔跑潮红的面色骤然刷成一片惨白,五官都变得不听话了像刚刚从冰室里出来一般僵硬。

 

9.0那样喜欢你,就当我有错。

还是一如平常的房间双人床上一套被褥整整齐齐挨在一块,厨房内整齐排放一切成双的餐具,客厅茶桌上一对水蓝色的玻璃杯,甚至卫生间内的洗漱用具都还是两个人的,但在踏进家门的一瞬间凌远就觉得不对劲,无论是韦天舒欲言又止的神情还是自己精心计划的意外都让他的心头不由自主的生出一丝不安。

他想确认自己的想法可颤抖的手举步艰难的腿仿佛都在出卖着凌远的心里其实有多害怕,衣柜中赵启平的东西乍一看像是都在等仔细去瞧就能发现不多不少正好少了他当时带来的那几件,床的另一边木柜上也少了赵启平的耳机和充电器还有他最喜欢的那本书,一个背包一架游戏机几件衣服少的正好是赵启平刚刚搬进凌远家的那些东西,而来到凌远家之后凌远陪着他一起买的东西赵启平一件都没有带走,包括那只让他对凌远卯足了劲儿卖萌耍赖才带回家的小狐狸。

在认清现实状况的一瞬间凌远感觉自己浑身最后一点力气都被人抽走了,说没有料到眼下的局面那分明的骗人的,只是他没有想到预想中的质问和怒火中烧并没有出现,而赵启平甚至连一句话的时间都不想留给自己离开的悄无声息,目光扫过这每一寸自己都过分熟悉的空间之中无论走到哪里凌远好似都能听到有人在喊师哥,无论看向何处仿佛那个挺拔如松的青葱少年仍在原地停留。

漆黑昏暗的夜空恰如躺在床上凌远的心情看不到一丝光亮,尽管夜不能寐他仍是一动不动的僵直躺着,甚至不敢因为压着自己喘不过气的心绪让自己太过用力的呼吸,唯恐只是稍稍加重的呼吸就不得不认清自己身旁已然空无一人。诺大的居所没有赵启平鲜活的笑容就像是一个没有灵魂的驱壳只是一个疲惫不堪后休憩的住所而不是家,不知道头和胃是哪一个先疼了起来又或者最疼的是心,他不停的想起和赵启平一起度过的快乐时光,又不停的被另一个声音逼着认清从今以后他再也不会那样快乐。

身体都像是在为赵启平打抱不平一般从头到胃每一寸的疼痛都叫人煎熬亦都在和凌远作对,明明已经做了充足的准备的人当事到临头还是如此辗转反侧才发现自己并没有准备好,他甚至不敢去想自己的行为对一直毫无心理准备的赵启平何其残忍。

离开凌远家时他还没从气愤的情绪中缓过劲来,本该连钥匙都一块还给凌远最后却鬼使神差的留下了,最后赵启平提着收拾好的东西回到自己家在这个城市的住所,可这个家中无论是书房或是自己的房间都摆满了和凌远有关的东西,去游乐园之前他就看到凌远书桌下的文件,依照赵启平对自家师哥的了解他知道凌远一定会想方设法的去面对和解决这件事,只是没有想到凌远对于明明是当事人的自己连知情权都不肯给。

 

评论 ( 17 )
热度 ( 64 )

© 浮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