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方AU—性转预警!ooc】叮!杜见峰喜提方孟韦。(上)

性转预警性转预警!背景架空没有方孟敖,ooc就酱,小破车还在努力中~

 @昵称是个什么鬼 

九月的天还是热到不行只是从学校挤车回家都弄的一身湿淋淋的,方孟韦一回到家中就冲到冰箱跟前抱起一罐饮品大口大口的往嘴里灌,忽然身边出现了一只握着水杯的手,余光望去杯中盛有七八分满的透明液体小姑娘略带嫌弃的咂咂嘴,白水无味是她最不喜欢喝的东西了。

 

等她喝开心了才顺着手臂往上看时一口橙汁呛在喉间猛地就是一阵咳,方孟韦咳得上气不接下气的这小痞子怎么会在自己家,还没等她将人撵出去便见自家老爸和婉姨笑意盈盈的从楼梯上走下来。

 

“阿峰,你没有欺负妹妹吧?”

 

自家儿子生来顽皮这会站在咳得上气不接下气的小姑娘身边不禁惹来林婉狐疑的目光,杜见峰接收到自家老妈发来的危险讯号连忙放下杯子双手举到头顶一副含冤莫白的神情。

 

“我只是给阿韦递了杯温水,”

 

阿…韦?自己和他有这么熟吗?要不是长辈们在这她真想狠狠的往杜见峰身上踩上一脚,婉姨要和自家老爸结婚这事她确实没意见,婉姨也的确说过她家有个比自己大两三岁的哥哥这事她也知道,但是谁来告诉她为什么那么温柔端庄的婉姨儿子会是成天老爱在学校作弄她的小痞子!此时的方孟韦脸上表情仿佛写上了晴天霹雳四个大字。

 

杜见峰的到来给总是安静的方家带来了不少生气,从前因为方孟韦对自己父亲心中总有埋怨即便是偶尔使小性子也不会有太大的情绪起伏,闹起脾气来也不过是将门一甩一声不吭的谁也不理,一开始林婉猜想小姑娘是不是不想要后娘所以才闹情绪,后来相处的时间久了发现方孟韦的脾气似乎只对她父亲去的,对自己还是特别乖巧懂事的,平日大多的时间也都是一个人在房间里看书写字,不过……那都是自家儿子没来之前的事了。

 

从前只有杜见峰和林婉相依为命的时候杜见峰的确是个成熟稳重的脾性,至少在林婉跟前一定是这样的,青春期的男孩在学校里喜欢玩闹是一回事,但是对着一个小姑娘闹又是另一回事了,杜见峰见到方孟韦第一眼就忍不住被她吸引想靠近他,可他绞尽脑汁也想不到有什么好的方法,于是用了所有在这个年龄段男孩子都会用的笨方法,每回看到方孟韦都绞尽脑汁的去作弄她。

 

一开始林婉总是担心是不是两个孩子相处的不太愉快还琢磨着要不要等杜见峰到了年龄就送出去读书,方步亭却不这么认为至少杜见峰来了以后现在的方孟韦不再像从前一样死气沉沉的,倒是和十来岁的小姑娘该有的模样越来越贴近了,这让方步亭对杜见峰是越看越喜欢。

 

其实方孟韦也没有真的很讨厌杜见峰,虽然杜见峰老爱作弄她这一点挺招人烦的,但有了这个哥哥以后也不是都没有好处的,比如体育课跑圈结束会立刻收到一瓶自己喜欢喝的饮料,别的小男生作弄她时候这人又虎着一张脸一副老母鸡护仔的模样,再比如说因为杜见峰在学校也算得上是风云人物得了不少小姑娘青睐,为了能和杜见峰套近乎都纷纷来讨好方孟韦这个异父异母的妹妹,虽说杜见峰一直不太喜欢但看方孟韦玩的不亦乐乎就像是默许一样不吭气。

时间就像落尽掌心的细沙掠过眼前的云彩不知不觉间就到了杜见峰的毕业季,小姑娘嬉嬉闹闹的玩笑话落进杜见峰耳中又是另一番滋味了。

“杜见峰,你打算报考哪里呀?”

正在捣鼓模型拼装的杜见峰抬起头来瞧着看不出情绪的小姑娘

“嗯?”

“那你不要考本市的”

“为什么?”

小姑娘被杜见峰看的有些发毛忍不住缩了缩脖子,然后干巴巴的挤出一句。

“因为我以后要留在这里,我才不想在新的学校又见到你。”

男孩的目光忽然闪了闪,破天荒的没有和方孟韦拌嘴只是轻轻笑了一下。

“你笑什么?!”

手中的零件终于成了型,杜见峰站起身来将搭好的坦克放进了方孟韦的手心,趁着小姑娘还在愣神的功夫圈起手指在微微冒汗的鼻尖刮了一下才道。

“好,那你要答应我。我不在家时候你要照顾好自己,别总和叔叔使小性子都是大姑娘了。”

等看到杜见峰的录取通知书时候方孟韦才明白那天的话究竟是什么意思,对于打出生起就没离开过北平的人来说只要离了这儿哪里都是远的,何况杜见峰要去的地方距离北平真的好远好远,想象中的欢喜并没有如期而至反而胸口像被人塞了团什么东西,一口气上不来下不去憋得慌。

去的第一年杜见峰偶尔能有时间给家里打电话说一说近况,到了后来大多就只有留言了,偶尔也会给林婉寄来一两封家书,写的无非是说自己很好让家里不用担心。再后来杜见峰每年到了过年的时候倒也能够回北平待几天,不过还是因为方步亭心疼自家媳妇已经差不多两年时间没有见到儿子,利用自己身份的便利才能有这么几天,否则部队给的假期时间恐怕只够他们一家在火车站里见上一面又要匆匆回去了。

青年拉着行李才踏进家门口一个白乎乎的身影飞速从楼上飞奔而来,在杜见峰还没反应过来时候飞奔到了跟前踉跄了一下差点扑进了他的怀中,才站稳脚步的方孟韦对着眼前朝思暮想的人就是一推。

“我都和我爸说好了要把你房间拆了做书房的,你这一回来我的书房又没戏了。”

口是心非,跟在身后的林婉和方步亭差点没忍住笑声,说才不喜欢杜见峰的小姑娘还是那样嘴硬,只是每次家里电话铃一响就拉长了脖子往林婉的方向望去,耳朵都快要竖的比兔子还长了也没能听到些什么更没有提到过自己,然后就忍不住心情又低落了一整天可比身为亲妈的林婉还惦记呢。

长时间在部队中得到的历练让杜见峰整个人都显得刚毅,褪去了年少之时稍显稚嫩的神情棱角分明的脸庞只余留下几分藏不住的傲气,可在他见到方孟韦的一刻所有的桀骜不驯都被收拾的妥当略带冷硬的神情也不禁柔和下来,任由小姑娘对着自己宣泄她的情绪。

相聚的时间总是短暂大年一过杜见峰就得走,从奶奶家回来的方孟韦猛盯着又要和自己不告而别的人伸手就去拖人,站在楼梯口的方步亭瞧着自家闺女拖着拉着行李的杜见峰像是拖车一般一个拖着一个往屋里走。


方孟韦的眼眶红红的里头还泛着湿气,拽着杜见峰的手指头拧阿拧憋了半天也说不出一句话来,杜见峰叹了口气拉下方孟韦拽着自己的手。

“谁欺负你了?老子去揍他”


话还没说完方孟韦眼睛瞪的更大了,眼眶中的水汽更是冒的厉害,杜见峰哪见过这阵势,还在一块读书那会方孟韦长跑被边上的人撞倒膝盖上磨破了好大两块也没见她掉过一滴眼泪,更何况是眼前这千般委屈的模样。


“孟…孟韦,别哭。”


任他怎么问小姑娘仍是不吭声杜见峰不禁有些慌了,一时间又不晓得怎么安慰才好。


“谁欺负你了?老子揍他去!”


越是听他这样说方孟韦心里就越觉得难过,眨巴一下大颗大颗的眼泪就往下落吓得杜见峰手忙脚乱的拿自己袖口去给她擦,左哄右哄了老半天杜见峰就差没喊一声小祖宗时方孟韦终于不哭了,沙哑的嗓音透着委委屈屈的情绪。


“你是不是讨厌我了!”

“?谁和你瞎说的?老子揍死他,讨厌谁也不能讨厌我家阿韦。”

“那为什么连爷爷奶奶都收到过你的信,只有我没有。”

 

 

 

 

 

 

 

 

 

 

 


评论 ( 12 )
热度 ( 51 )

© 浮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