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赵】说散就散(现代au ooc 含私设)7

前篇地址:http://fuchuan76.lofter.com/post/1dc64b4d_ee72f584

过年那会看到一位太太说一千字一千字的发出来那就是拿饼干碎喂大家,这个事吧……其实有道理的……TT我也试图想多码一点但是实在是手速有限顺利的话一两小时才这么点,所以要不~咱们不饼干碎丢牛奶里泡泡,看看能不能感觉起来多一点?

 @双飞彩翼  来~

7.0爱不是有勇气就能走下去,想要握着你的手,却握不紧。

 

凌远低下头见到手机屏幕上父亲来电的一瞬间笑容仿佛被定格了一般僵在了脸上,偷来的快乐始终不是真正属于自己的快乐,他在一直的逃一直的逃以为不主动提起不和人谈及就可以将这件事情忘记,就可以不用面对他所惧怕的现实,他的心中存着赵启平,埋着一段蒙上禁忌色彩的感情,像是落入土地中肆意生长发芽的种子,更像是已然荀灿盛开的罂粟吞人心智使人沉沦叫人贪恋。

 

赵启平搬到凌远家的这段时间里,只是简单的材米油盐普通的嬉闹谈笑都叫人觉得日子过的开心的不像话。日渐安稳踏实的睡眠也让凌远渐渐的想起原来家并不只是一个休息的地方,曾经家也是一个充满欢声笑语和温暖的地方,只是从家里丢了孩子以后在家时母亲看着他的眼神始终像在看一名不可饶恕的罪人,虽然父亲不断地宽慰自己母亲只是急切的需要一个发泄的出口,家中发生那样不幸的事责任并不完全在他。

他也曾以为只要做的足够好就能够被原谅,可生活怎么会这样轻易的放过他,无论他怎么努力怎么做在母亲的眼中他都才是应该被弄丢的人,怨憎的目光像极了尖锐的刀锋一次次将他从睡梦中惊醒,没有原谅他的不止是母亲还有他自己。

手机屏幕还亮着他从来没有觉得等待一个来点音乐的结束是需要如此漫长的时间,晦涩阴暗的情绪给连日放晴的心上落下了一层厚厚的灰。求不得、爱别离脑子里一下跳出了这两个词,他还记得在自己还是研究生的时候无意间见到老师办公桌上的佛偈,还曾与老师在佛家苦厄之说有些分歧,那时意气风发只觉得人世间只有不够努力不敢去做的事,哪有不该不能,并不能领悟老师提及的佛家所言人生四苦,眼下这算不算是现世报?

响了又响的铃声终于愿意停歇,鬼使神差凌远拨通了另一个人的电话,电话那头飞快的被接起清亮的女声飘荡在耳边忽近忽远的,显得那样的不真实。

“喂?凌远?”

“…是,我。”

唇角抖动了半天终是挤出了两个字,随后又是一阵死一般的寂静。

“怎么了?”

快把电话挂了,挂了,心里的声音不断在脑中回响,他差点真的就这样做了,可一想到父亲的殷切期盼母亲多年的希望他不得不把自己忘记,语气有些含糊几乎是哆嗦着才将简单的一句话说完。

“帮我一个忙”

“凌院长又欠我一个人情。”

才得到对方的答复凌远怕极了自己下一秒会反悔迫不及待的就将电话按断了,惯拿手术刀的一双手使劲搓了搓脸随后将手搭上右侧第二层的抽屉,轻轻拉开入眼既是少年灿烂的笑容凌远忍不住伸出手去用指尖触碰那张脸。

眉眼中是平时不敢随意暴露出来几近贪恋的神色,凌远十分清楚从电话拨出去的那一刻起全身的血液仿佛都在叫嚣着让自己停下来,他总为所有的人考虑了许多每一件事都希望能够做到最好,唯恐因为自己的不周到而辜负了别人的期盼,如今老天像是开了一个极大的玩笑给了他一个顾全所有人的机会,而这所有人里却不包括赵启平。

苦笑着扭过脸目光在手中的照片和手机屏幕上数个未接电话与赵启平的笑容间来回扫过,他皱了皱眉头觉得两个多月没在发作的胃部隐隐开始疼痛,一口气堵在心口上不来下不去。

评论 ( 15 )
热度 ( 49 )

© 浮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