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赵】说散就散(现代au、00C内含私设)1~6

这个是给阿彩彩的生贺,之前有说过的,1~6也是发过的(有小可爱的评论舍不得删,都转个见了),有一些小改动和重整,不大,但剧情存在狗血OOC,再次重申,慎入。


1.0

小时候的我们喜欢捉迷藏,因为无论绕几个弯都能将自己想见的人找到,而长大后的我们却常常在寻找的途中迷了路。

 

十一月天已渐渐有些凉意,凌远倚在医院天台的栏杆总是清晰明亮的一双眼此刻却显得有些黯然,韦天舒找到他时不知是不是吹久了冷风已经将人的反应拖的有些迟钝,喊了半天也不见有所动作,干脆三步并作两快步跑到凌远身边拍了发呆的人一下。

“想什么呢?这都喊你老半天也没点反应。”

凌远静静的扭过头瞧了瞧身边的人,又默不作声的转了回去默默的望着远方,韦天舒顺着他的目光看去,除了医院便是医院周边的景色并无什么特别,不晓得身边的人究竟想表达些什么不禁有些纳闷。

‘你看什么呢?’

韦天舒感觉身旁的老友仿佛成了一个空有温度的雕像,只是这么一声不吭的愣愣看着远处令人难免有些人丈二摸不着头,该不是……和他家小师弟告白失败了吧?正琢磨着要如何开口问询的人耳边突然传来凌远的声音。

‘你还记得我和你说过其实我还有个弟弟吧’

‘嗯?’

韦天舒有些没能反应过来,怎么突然提起这档子事。

‘已经找到了’

‘好事啊,老爷子不是一直惦记着一家团圆嘛!这可是大喜事。’

‘是啊……是大喜事’

言不由衷大抵也不过是如此,眼前的人哪有半分要一家团圆的喜气,反倒是满脸说不出的阴郁,韦天舒伸手戳了戳凌远的肩膀。

‘我可没看出来你高兴,该不会是怕家里多了个老二动摇你的储君地位吧?’

这话自然是玩笑话,换做往常凌远早就一副老干部神色将韦天舒辩驳个哑口无言,今日反常的连一声回应都不曾有。

‘如果…不是他,我想我一定会觉得特别高兴,特别特别的……高兴。’

这样的凌远让人突然有一个大胆的想,,并且可能很快会被证实的想法,韦天舒忽然有了种到比高考时还让人紧张感,忍不住搓了搓手开口问道。

‘该不会是……’

‘赵启平’

这还能更狗血一点吗!?韦天舒错愕得眼珠子都要脱眶而出,只能愣愣看着凌远呐呐的张了张嘴又说不出些什么。

‘好在昨天启平有课来不了,还好还没来得及把心意告诉他,这大约就是天意吧。’

去ta妈的天意,说天意弄人还差不多,凌远有多喜欢他那位小师弟别人或许不知道,从小一起长大的韦天舒还能不清楚。

韦天舒想说天涯何处无芳草,可这样的话他说不出口,两人四目相对分明心中有许多的话要说又谁都不作声,最后韦天舒只能将满满的叹息与无奈忍了下来,硬是挤了个恐怕比哭还难看的笑拍了拍凌远肩头。

‘这天台还挺冷的,待久了容易着凉,我一会还有台手术,先回去了。’

凌远目送韦天舒逃一般开溜的身影抿了抿嘴角,那些藏在心头许多年的话本该在昨天说给赵启平听,如今一切都不必了。

 

2.0

你就像迷糊的小鹿,忽然闯进我无味的归途。

 

躺在手中的手机屏幕暗了亮,亮起之后又再度陷入一阵漆黑,几次反复将主人忐忑的心情昭然若揭,他想要给他的小师弟发送一条短信或是打一通电话,又或者哪怕是对话框中的一个表情也好,凌远愣愣的盯着手机仿佛漆黑的界面上刻画着一个赵启平一般,他突然发现自己只是那样简单的愿望,能用从前待赵启平的心一般的一如既往都做不到。

喜欢对着他肆无忌惮的大笑,总爱胡说八道的小狐狸却在看似漫不经心中被他捕捉到的在意,甚至是没大没小的嬉闹都叫他无比想念。

韦天舒离开之后无声天台再一次将凌远带进了令人窒息的寂静之中,一贯云淡风轻的人脸上的表情仿佛在出现一丝裂缝之后所有看似的平静都在不断崩塌落馅,脑海里明明理顺了无数条思路最后都在赵启平这三个字面前化作乱麻。

“师哥”

耳边忽然响起被想念的人的声音,凌远开始怀疑自己在幻听,等他下意识望向手机屏幕时候才发现自己接起了不知何时赵启平打来的电话。

“启……平?”

“教授说我们实习的医院确认下来了,你猜猜看是哪儿?”

凌远听着青年语气中满是藏都藏不住欢喜,仿佛被他感染了一般僵硬了几小时的面容终于露出了一丝松动,勾了勾嘴角露出一丝笑意。

“是我们院?”

毫不意外电话那头传来了咂嘴声,随之而来一串停不下来的盒盒笑声,赵启平拖着长长的尾音心有不甘道。

“师哥就不能假装猜一下嘛!”

“这说明我和小赵同学心有灵犀。”

“嘁,你真是我师哥?”

电话那头的赵启平有些狐疑的问道

“什么话!”

“大实话!我师哥平时可不都是一本正经揣着大院长的架子,该不是看上哪个小护士想先拿我练练手吧?那你这可就太不厚道了!”

“我可没对你揣过”

“那也只是之前没有,我这不是就要到你们院里去实习了,保不齐以后大院长翻脸不认人~”

“原来打的是这个主意,那得看你在什么科室,要是落到肝胆科……”

凌远话音未落就叫赵启平打断了

“师哥你少唬人了,要是落到肝胆科也没有院长亲自来带实习医生的道理。”

“怎么?小赵医生这是希望我领你实习?那还真是有些可惜。”

“别别别,我还想多玩几年呢。”

两人还在读书那会,赵启平有时喜欢在学校瞎晃荡,偶尔下了课也能在实验室见到凌远的身影,一来二去两人便熟识起来,到了后来赵启平干脆只要没课便跟着凌远在实验室待着,这一待就是一年,当时还因为这个叫宿舍里那几个怀疑他是不是要追哪位师姐,只是最后既不见他带女朋友同大家见面也没听系里有关于这小子的绯闻,这才不了了之,如今当年的小跟班竟然嫌弃起自己来叫凌远不免有些失落。

“师哥?生气啦?”

往日里也没少调笑自家师哥的人久久没听见凌远的回应,赵启平心里忽然没来由的有些紧张。

“你师哥是这么小气的人?”

“嗯!像!”

“三天不打上房揭瓦,实习期什么时候开始?”

“教授说得下学期开学,师哥你们医院宿舍实习生能不能先入住?”

“嗯?你不回家?”

“反正回去家里也没人,开学时候还得在车上被挤成薄饼还熏来一身臭味儿,还不如不回去呢。”

“就属你歪理最多,医院宿舍恐怕是不行”

还没等赵启平有机会失落,凌远便又接了句。

“不过我那正好还有一间空房,你可以搬来和我一起住。”

 

3.0

你站着的地方,便会星光云集。

“东西都收拾好了?就这些?”

电话里赵启平说要回宿舍收拾一下索性就将地点约在了学校的北门,本以为自家小师弟会有许多的行李特地开了车来接人,等见着人时发现赵启平全身上下不过多了个比书包还要小上一圈的背包。

“对呀,该带的都带了。”

等两人回到了家中凌远才知道赵启平所谓的该带的和自己想的完全不是一回事……

“你这都是些什么呀?”

“满画酥、”

“好好说话”

小家伙撇了撇嘴将手中的苹果咬完最后一口才开口道

“还有游戏机、充电器,我觉得挺实用的呀!”

“没了?”

“还有两套换洗的衣服,是不是特齐全?”

凌远在心里默默的回了句简直不忍直视,真有些怀疑这小家伙平时究竟是怎么生活的,日常用品一件没有一股脑倒出来的竟是些没用的东西。

“你一会用什么洗漱?”

“师哥这儿没有吗?”

赵启平一双圆溜溜的眼睛眨巴眨巴的望着自家师哥,抿起嘴两颊被撑得圆鼓鼓的,十分乖巧的盯着凌远叫他不得不把到了嘴边的话给咽下去,将刚刚倒在茶几上的东西都收好拉起自家师弟的手腕就往外走。

“欸、欸?去哪儿?”

“还能去哪儿,卖场。”

赵启平到地方后就像个孩子一般黏在零食区不肯走,一开始凌远拉着人选了些生活必备用品便打算回去,赵启平忽然问了句哥你会数肩膀吗?在凌远还没回过神来时已经1、2、3、4把人给搂上就往距离结账处越来越远的方向拖去。

薯片、巧克力……各种奇奇怪怪的点心陆陆续续堆满了大半个购物车,东西落下的速度飞快当凌远看到搁在面上的辣条时还是忍不住皱了皱眉,正准备悄悄将辣条物归原处时一只手揪住了包装袋的另一端,一副委屈极了的小表情望着他。

“师哥~~~”

“下不为例”

对面的小脸立刻晴转多云,扯着购物车的前端就要往前跑,生怕慢一些凌远就要反悔似得。

“慢点跑,别摔着!”

“欸~知道啦”

凌远望着赵启平如同孩子般的身影抿嘴笑了笑无奈的摇摇头,又立刻紧跟在后生怕他一时粗心磕碰到,眼前的青年没过了会忽然停了下来怀中还抱着一只布偶,小眼神可怜兮兮的望着自己摇了摇那只棕红色的狐狸,如果跟出来的是凌欢怕是早就要被凌远好好的思想教育一番,平日相处间总有些不苟言笑的大院长偏偏拿自家小师弟一点辙没有,一路上不论凌远自己喜不喜欢那些东西,凡是赵启平见着想买的只要甜糯糯的喊一声师哥或是眨巴着圆碌碌的一双眼望着他,人都还没开口凌远便忍不住在心里头不断妥协。

等回到了家中看着一堆‘没什么用的东西’将客厅的茶几摆的满满的凌远在心里头接连叹了好几口气,还是太惯着这孩子了。

 

“师哥,我们晚上吃什么?”

“你想吃什么?”

“番茄炒西红柿!”

凌远感觉自己可能是幻听了,番茄和西红柿难道不是一个的东西吗?

“什么?”

“盒盒盒盒鹅鹅鹅鹅……”

见凌远一脸懵圈,赵启平倒在沙发上笑的直不起身子来。

“你还在学校那会我们常去的那家面馆师哥还记得吗?”

“赵同学今天不嫌弃他们家面太素了?”

“嫌弃,老嫌弃了~可我又没说要去,这不是打算慰劳慰劳为我操劳一天的大院长嘛~”

“你做啊?”

听到赵启平要亲自下厨凌远不免还是有些吃惊,记忆中的小师弟虽然生活自理完全不成问题,但连凌远自己也说不清究竟是什么原因叫他总觉得赵启平就是个孩子。

“我就会做西红柿鸡蛋面,先说好师哥可不许嫌弃。”

4.0

我鼓足勇气尽可能长久的望着你,如果明天不是明天,过往是否还能重现?

 

冬日少见雷雨交加的夜晚,明明回家时还是晴空万里到了夜里忽然就电闪雷鸣个不停,赵启平在凌远为他收拾好的房间的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觉,索性卷着被子直挺挺从床上坐起,拉开遮光帘窗外落下一道道刺目的闪电仿佛是将天空劈出缝隙,一阵阵的将屋子照了个透亮,白光打在脸上好似刀锋冷光透过眼中刺入心脏惶惶不安。

赵启平心气浮躁的挠了挠头索性抱起被子跑到凌远屋前敲门,睡眼惺忪的人拉开了门只见一团被子上冒出一双小鹿似的眼睛正满怀期待的盯着自己看。

“怎么了?”

“冷~”

“那我再去给你拿床被子”

正要去取被子的人被自家小师弟拉住,赵启平拽着凌远的袖口轻轻摇了摇就是不说话。

“嗯?”

“雷声太大,我今天能不能和你一起睡?”

凌远下意识的想点头,但心里头总有两个声音在吵架。

‘他可是你的亲弟弟’

‘陪亲弟弟睡一夜有什么关系?’

‘你如果不喜欢他当然没关系’

正当他内心吵得不可开交时赵启平早已直径爬上了他的床铺,用一整床圆鼓鼓的羽绒被将自己团成一团裹得和蚕宝宝似得。

“师哥你一直站在门口不冷呀?”

凌远见人都已经躺着了倒也没了纠结的必要,不过是一夜的事,总也不会天天晚上都是这样的坏天气,只是他没有想到赵启平进了他的房间就压根没打算出去,等到第二天晚上小师弟揣了本书就往床上爬时候他才意识到事情似乎朝着自己预料之外的方向发展。

“师哥,你看过嫌疑人x的献身没有?”

“?”

大院长脑中的转轴似乎有些生锈了一时扭不过弯来,略有些吃惊的瞧了瞧赵启平又瞧了瞧他手上的书,他到现在都没弄明白事情究竟是怎么发展成现在这个状况的,怀中忽然多出了一本书正是刚刚赵启平拿在手上的那一本,强塞书给他的人这会已经慵懒的伸了个懒腰在一旁躺下了,口中打着哈欠含糊不清的说道。

“我听舍友说他们小时候都有听过睡前故事,要不师哥也给我读一个吧?”

又是一个叫人不忍心反驳的理由,凌远发现赵启平仿佛知道他在想什么似得,没回还没来得及等自己找到一个合适的拒绝理由,人都已经将话头堵上了。

“师哥,快点儿,你再不读我都要睡着啦~”

凌远翻开手中的书开始自己人生中头一回给人读睡前故事的旅程,赵启平听着熟悉的声音悠缓的读过一字一句不知不觉中渐入梦乡,等耳旁传来均匀的呼吸深凌远适才止住了声音。

赵启平睡姿并不算太好,尤其睡熟了之后总会不知不觉钻进凌远的被窝中寻到凌远的一只手臂紧紧的抱在怀里才肯安生,起初凌远也曾试图将自己的手从赵启平的怀中抽出,但每回只是稍稍一动赵启平就仿佛有所感应一般抱得更紧了,生怕将人吵醒的凌远便也只好任由他一直这样抱着。

从赵启平跑进房间和自己同睡开始的第一夜凌远就在心里不断的告诉自己明天一定要让他回自己的房间,可到了明天也不过还是这样的一句话,和喜欢的人待在一起时间总是过得飞快,不知不觉已将赵启平给他的书读过一遍又一遍凌远也还是没能将赵启平送回自己的房间。

5.0

越是相爱的两个人,越是容易让彼此疼。

 

韦天舒忽然觉得有些奇怪自己似乎错过了许多不得了的事情,凌远最近似乎心情特别不错,难道之前在天台上能把他冻出个冰窟窿的人是自己的幻觉不成。

平时总是不停的工作、工作除了工作还是工作的人竟然开始按时下班了,这还不是最恐怖的,最恐怖的是从他进一院起但凡有凌远参加的会议别说是提早结束没有延长会议时间他就要谢天谢地了,可这两天每每到接近下班时间凌远就跟打卡似得提早散会,连离开院里的时间都和掐着秒表似得,一刻都不曾耽搁,更别说是加班到废寝忘食了。

但这些都不是最可怕的,昨天晚上他因为报告的事情打电话给凌远的时候竟然得知他人在酒吧,吓得他差点没去找个道士为他收收惊,该不是因为知道暗恋多年的人是自己的亲弟弟刺激大发了,从此过上了放荡不羁的生活。

呸呸呸,一直在天马行空的韦天舒终于忍不住伸出手拍醒自己,再这么脑补下去恐怕请个道士来都没法给自己把魂招回来。

可凌远近来的状态的确是有些奇怪,不像是伤心过度,反倒是有些像、像什么来着……

韦天舒忽然猛地拍了一下自己的大腿!对了!人逢喜事精神爽,整个一脸春风得意,不应该啊,凌远可不是那么容易移情别恋的人,那这春风是哪来的?

站在院长室前韦天舒不禁有些犹豫,想到那日凌远的脸色他举起的手又忍不住放下,他的确有些害怕就这样没头没脑的一顿问又不小心说了什么不该说的,隔着门板韦天舒似乎隐隐听见了凌远在和什么人说话似乎心情还不错,准备开溜之际门打开了屋内的人脸上还挂着没来得及收起的笑意,见着是韦天舒后对着手机那头小声说了句等我回去便挂了电话。

“三牛,有事?”

“哦,没有,那什么……我看你最近好像下班的挺早的……?”

“嗯,启平最近住我那。”

韦天舒惊得快要说不出话来了,凌远这是唱的哪出?

“谁?!启……你告诉他了?!”

凌远的眉间几乎不可见的皱了一下,随后立刻恢复了神情。

“还没找到合适的机会”

是没找到机会还是压根就不想说,韦天舒只敢在心中默默的吐槽这么一句,赵启平是凌远亲弟弟这件事即使凌远不想说也总有瞒不住的哪一天,终归也还不是不得不说的时候不是吗?

韦天舒低头盯着自己的手不做声,不知道是该劝凌远长痛不如短痛的好,还是让他和赵启平再开心一段时日的好,想着想着自个儿就鬼打墙了,凌远连喊了他两声才缓过神来。

“?凌远……”

凌远接过韦天舒的话脸上扬起了一丝略微苦涩的笑意,轻叹了口气道。

“每天回到家之前我都会告诉自己今天、今天一定要将事情告诉启平,等回到了家里见着他和他望向我时总是如小鹿一般那样清亮又带着期盼的的眼神,我又止不住的动摇。明知道他在期盼什么,也清楚这是我回应不了的期盼,而我也总告诉自己最后一次,这次一定是最后一次,可最终也没能做到自己说的最后一次,每一回都向在同魔鬼做交易明知道不会有什么好结果但却无法控制住自己走上前去的步伐。”

凌远甚至不知道会不会有一天因为自己对赵启平的私欲而拉着自己深爱的人一起坠入到黑暗的深渊中去。

6.0

你不曾出现在明天,要如何参与我的未来。

 

按照平时凌远下班的时间这会早该到家了,赵启平将晚饭都做好了还不见凌远回来正拿起手机准备给他拨一个电话过去,无意间瞥了眼房门却见猫眼那透着亮光,赵启平踮起脚往门边上移去,本是想趁着凌远开门的功夫吓他一下,结果自家师哥却跟个雕像似得立在自己家门口一动不动,等了一会还不见动静的赵启平嚯的一下把门打开还真是把凌远吓了一跳。

“师哥你干嘛呢?外边不冷呀?一直盯着门看做什么。”

说罢就伸手去拉凌远,冷不防的被凌远冰凉的手给冻的一阵激灵。

“嘶……手这么凉,我还以为你不冷呢。”

任由赵启平拉着他走了几步,才没走几步凌远忽然停下来扯了扯赵启平的手,被扯住的人一脸纳闷的回过头来看着自家师哥。

“怎么了?快去换身衣服过来吃饭有什么事一会再说。”

赵启平觉得今天的凌远就好像是个孩子一样倔强的要让自己听他把话说完才肯善罢甘休。

“好吧、好吧,你先说,说完我们再吃饭。”

话到嘴边还是没能说出口,阴郁的脸上忽然多云转晴,一个反手施力反倒拖着赵启平往饭厅走去,一面走一面絮絮叨叨的问道。

“今天有红烧肉吃吗?”

“没有”

“那草头圈子呢?”

“也没有”

“那你今晚打算给我吃什么?”

“西红柿炒蛋”

“又是西红柿炒蛋?就不能有点别的菜?”

“能啊,蛋炒西红柿~”

听着自家师哥语气中满满的哀怨,跟在身后调皮的小人笑的眉毛都要飞起来了。

“你是故意的吧”

“谁让我就会做这一道菜呢,你要不愿意吃明天我还不给你做了呢!”

“别,别,赵大厨的手艺那是极好了,哪怕是西红柿炒番茄那做的也是天上有地下无,如果哪天吃不到那可是要抱憾终身的。”

“我觉得你们一院肯定不是什么好地方”

听见赵启平的话挑了挑眉示意他继续说。

“你看,我师哥原来总是一本正经像个教导处主任,现在都知道油嘴滑舌了。”

“红烧肉味道不错”

“那是,你也不看看谁做的。”

两个人你一言我一语一顿饭将桌上的菜肴吃的干干净净,收拾碗筷时候赵启平忽然反应过来。

“哎?不对啊,那凉菜是准备明天就粥的,你都吃光了那咱们俩明天一早吃什么呀?”

东西都吃完了这才缓过神来,在厨房中收拾的人探出半个身子来抿着笑轻推了自家小师弟一把。

“明天早上你就甭管了,我来做,赵大厨今天辛苦了小的已经为您放好了热水快去洗洗吧。”

“嗯,做的不错。”

假期的时间过去的很快,又或者说是和凌远在一起的时间总是过得很快,转眼就到了将要实习的日子,白天赵启平回了趟学校来回几栋楼跑着去找老师确认档案,又掐着凌远下班前回到家中把晚餐准备好的确是有些累了,没等凌远收拾好回房间就已经爬上床昏昏欲睡,回屋的人蹑手蹑脚的挨着床边躺下生怕把将要入梦的少年吵醒。

凌远侧起身眉目含笑望着似乎已经熟睡的青年,他也只有在赵启平睡熟了之后才敢这样一直肆无忌惮的盯着自己喜欢的人瞧,低低的声音仿佛呢喃一般轻轻的唤了声启平,身旁的人就像是有感应一般嘟囔着应了声,凌远忽然忍不住想要将自己纠结了一晚的话说出来,问一问他存在心尖上的人会给他一个什么样的答案。

“如果我走了一条明知道是错的路,还想要拉上你一起,怎么办?”

凌远既期待又害怕这个问题的答案,他紧张的屏住呼吸几乎是一动不动的躺在那等待着赵启平对的自己宣判,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回答凌远的只有无声的寂静,他甚至不知道赵启平是不是听见了他的问题,最后在等待的过程中也不知不觉的睡去。

月光洒落在窗台上将漆黑的房间镀上一层柔和的银光,本该在熟睡中的青年忽然睁开眼清亮的眸中好似蕴藏点点星光,赵启平转头凑近凌远在他的耳旁落下一个亲吻,宛若孩童间的窃窃私语一般。

“对的也好错的也罢,我都会陪着你一起一条路走到底。”

 


评论 ( 19 )
热度 ( 58 )

© 浮川 | Powered by LOFTER